碎片

4年前的这个时候,正是离校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宿舍楼很空,232只剩我和闫鸟坐在二楼的窗台上喝酒,下面有改装的摩托车呼啸而过,踌躇满志。

3年前,郑洋打开了对我来说迟到一年的《毕业纪念册》。于是真的如她所说,青春的一次隆重的集体散场,却是为了天各一方的刻骨铭心。

2年前,《校园民谣》停播

1年前,已经没有印象,浑浑噩噩。

—————————————碎碎念分割线—————————————

郑洋23号做了一期关于民谣和摇滚的广播节目,因为很久不关注广播,没有听到。

以下摘自郑洋博客-补记6.23

2008年6月23号,是令我心襟激荡的一天.经过3天的策划制作,一个关于民谣和摇滚的广播节日在北京的上空激情绽放.这也是中国广播史上第一次如此隆重地梳理推荐和肯定这种非主流却是直指人心的双谣音乐.那些年来的那些歌,以集体的方式大规模地穿越了我们曾经金戈铁马意气风发精疲力尽把酒当歌的青春岁月,令人猝不及防几度崩溃.原来你认为早已面目全非的岁月,竟然再一次乔装改扮成刻骨铭心的记忆,排山倒海呼啸而来,夹杂着斑驳的时光和似是故人来的年华老去.那些匆匆流逝的日子曾经是怎样多的来不及.来不及和你手牵手去看场露天电影,来不及一起坐火车去南方旅行,来不及和你唱最后一首滚滚红尘,甚至来不及对你说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