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公路、雪夜、流星!

一周没有改msn名字,因为懒和忙,没了心情,有时一些东西就这样慢慢远去。

近来连续降温,可惜北京一直没有下雪。上周辽宁某地连续下了几十个小时的雪,想来已是“银妆素裹、童话般的世界”了。

向来最喜欢雪,山水次之,可能和生长环境有关。堆雪人打雪仗已经成为难以串起的记忆碎片,而滑雪滑冰的快乐日子又屈指可数,剩下相关的,能常在下雪时想起的,就是流星了。

说到流星,就想到天外飞仙-_-有人就想问了,你看到雨怎么就想不到流星啊,要是来个流星雨多浪漫啊?再说你怎么夏天不看非冬天跑出去呢?这个,理由是当时我夏天住家冬天住校。而事实上这也不是什么浪漫的事,尤其是在东北的雪夜。我也从来没有看过什么流星雨,但我相信我见过的流星,比看N次流星雨都多得多。

高中晚自习后,常与一朋友翻过院墙,跑到学校后面的野地,找一片干净的雪,躺在上面。也没什么好聊的,就是出来透透气,其实光是满天繁星就足够让人震撼,然后平静了。一旦赶上天气晴好,夜空中就会划过一颗颗流星,红色的,带着长长的轨迹。只有躺下来才知道我们曾错过了多少美景。那时的天空,即使在夜晚,也是透彻的蓝,蓝的让人不忍眨眼。

野地不远处就是通往高速公路的辅路,偶尔会有呼啸而过的汽车,朋友是个疯狂的人,和我比赛,两个人晚上十点钟在路的中间躺着,听到有车开过来的声音就爬起跑开。我每次都输,而他常常是在感到灯光刺眼了才起身。后来想起,可能是因为我胆小的缘故,当整个人贴在路面的时候,你能清楚的听见疾驶而来的汽车轧过积雪的声音,我怕成为四碎的积雪……

常常想,北京最让人失望的是,不是房价,不是交通,而是当你在夜晚抬头时,看不到一颗闪亮的星星。灰朦朦的颜色,弥漫着一种窒息的绝望。

看朋友MSN上说,黄舒峻要来北京开个唱了。有些怪怪的感觉,一直不太熟悉他的作品,那也许是很多七零后的最爱。虽然在大学听到他的声音时,莫名其妙的就喜欢上,却不知道什么是改变1995,也体会不到马不停蹄的忧伤了。

和我一起看星星的朋友,你的心是否已经平静下来?

高速公路、雪夜、流星!》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小酒壶 | 麦小田 - 没见过麦田 却一直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